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心组频道 > 正文

警惕不良贷款形成机制复活

2008/12/11 15:08:07 [稿源:证券时报] [作者:傅 勇] [编辑:刘纯]
           央行货币政策“组合拳”频频出击,不断释放流动性,作为中介的商业银行正在迎接一个关键时刻,在贷款规模放大的同时,不良贷款率或将上升。

  流动性将转化为信贷增长

  “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正通过各种途径催生流动性,这些流动性会第一时间进入银行系统。

  银行部门的流动性越来越宽裕,但要转变成信贷扩张,商业银行必须要有这样做的动力。当前商业银行已经出现惜贷慎贷的苗头。这是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理性反应,中国企业的未来几个季度盈利前景很不明朗。在这种情况下,宽松货币政策所制造的流动性可能简单地窖藏在银行部门,并使得货币政策的效力大为减弱。

  流动性要转化为信贷,商业银行还要有这样做的压力和动力。就压力而言,政府之手正在试图把流动性从银行部门导入实体经济,并且很可能获得成功。中央4万亿元的投资方案,激发了地方的热情。无论最终实现的投资规模是多少,银行贷款将会是政府项目融资的主要途径。商业银行不可能真正对明确的政策导向说不。当政府出面,地方银行难以推辞。

  就动力而言,息差收窄的趋势迫使商业银行只有更积极地放贷才能保证利润。迄今为止,央行的利率政策较好地保持了商业银行的息差,虽然略有缩小,但与国际同行相比较,国内的息差仍有可观的空间。不过,商业银行担心的是,相对于存款利率来说,当前1年期贷款利率显然仍有更大的下调空间。息差缩小后,银行保持利润增长的重要选择则是扩大信贷规模。

  此外,商业银行把大部分现金盈余投资于债券市场,随着基准利率的大幅下调,国债收益率必然也会下降,银行的净利息收益率将会大幅下降,这将刺激商业银行的剩余资金逃离债市,更多地选择放贷。

  谁会获得银行贷款

  尽管政府调高了信贷上限,银行发放贷款的速度也有所加快,但银行的新增贷款可能更倾向于授予有政府担保、低信贷风险的大型基建、医疗及教育项目,而不是中小企业的项目。当前中小企业有着强烈的融资需求,市场需求的下降和资金链的收紧,大量中小企业面临着歇业和半歇业窘境,此时银行贷款几乎成了救命钱。尽管政府在政策上支持中小企业融资,小企业(特别是制造业、房地产及其他高风险行业)仍然可能在获取及偿还贷款上遇到困难。

  从已经公布的投资计划看,明后两年,我国铁路新增规划建设总投资将达2万亿。对于各家银行来说,这成了一个巨大而又诱人的“蛋糕”。截至目前,包括工农中建在内的四大行已全部介入这场蛋糕争夺战,各大银行董事长甚至亲自出马,与铁道部达成战略合作协议,一出手都是千万级的大手笔。相比之下,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虽几乎会被每项新出台的政策所强调,但在实际操作上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无论从地方政府的政策面,还是从银行自身的考虑,中小企业总是在贷款竞争中处于劣势。并且,在当前经济形势和政策导向下,中小企业的融资劣势反而可能会被进一步凸显。银行贷款首先要满足保增长项下的投资增长的需要。

  解决中小企业融资困难的出路在于现行金融框架之外,而当前的金融政策是对现行金融体制的强化,因而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在中小企业的外部资金来源中,非正规金融占到了很大的比重,因而,只有当民间金融逐步放开之后,中小企业才能真正与金融资本的利益绑在一起。从这个意义上讲,《房贷人条例》值得期待。

  此外,由于种种原因,以银行为主体的间接融资总是难以称为中小企业的资金来源,因而,积极发展直接融资是必需的一步。这能够减弱国有商业银行在中国合法借贷市场上的支配地位,并协助中小企业筹集资金。

  不良资产问题再次浮现

  昔日形成不良资产的机制,有可能在这一轮宏观调控中重新复活。在经济下滑期,政府希望银行业尽职尽责,扩大信贷,也就是说,银行要在不良贷款增加的情况下降低信贷门槛,这种不以盈余为目标的政策导向,很可能会将降低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

  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曾让国内银行获益匪浅,即使在目前的困境下,中国银行业的表现也不是太糟。在中国几大上市银行中,表现相对落后的中国银行第三季度净利润也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2%。不过,随着政府继续放松货币政策,银行业要保持这样的成绩恐怕不易。岁末年初的商业银行当前的考量是,息差很可能在本轮降息周期中进一步缩小,但是若信贷投放的增长足够大,大到可以抵消因利差缩小所带来的这部分减少的利润,银行利润仍会增加。但这是以贷款质量不下降为前提的,而在经济下滑期,存量贷款的风险会不断暴露,不良率会不断上升,而在新增贷款中,优质贷款项目的机会正变得越来越少。

  银行业不良余额增加才刚刚开始。有研究报告显示,继当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不良资产的问题再次浮现。在经济紧缩期,商业银行本该收紧信贷,但宏观调控的导向不允许它们这么做。目前,已经有多家银行表示将加大信贷投放以支持国家的宏观调控。商业银行的问题是,一边是要把贷款放出去,一边还要控制住风险。

  更为严重的是,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银行业不良余额的上升是滞后于实体经济走弱的,具体到各家公司则情况各有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不良余额不可能先于实体经济见底。由于企业经营状况仍将下滑,未来银行不良余额依然面临较大的上升压力。迫于盈利压力,商业银行在扩大贷款规模时候有可能会饥不择食,将风险较高的项目一同吞下。

  此外,在行政干预下,问题贷款的比重也会明显增加。这个问题现在会变得更加严重,因为保增长的调控要求为地方干预银行提供了尚方宝剑。

  (作者为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博士、金融研究人员)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