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心组频道 > 正文

廉政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和有效性仍亟待解决

2008/12/11 14:43:01 [稿源: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作者:任建明] [编辑:刘纯]
         大力、持久、有效地开展廉政文化建设是反腐败的重要战略之一,对于最终的反腐败成功将起到基础性和决定性的作用。如何说明廉政文化建设的重要性呢?这里不想讲原则、说大话,而只想让事实来说话,特别是准备从国内外、境内外、全球性廉政文化建设实践角度来进行陈述。

  首先是我国香港30年如一日的廉洁教育实践。香港是世界上最早把廉洁教育纳入反腐败正式战略的地区(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时就作为反腐败的三大基本战略之一,并由专门的职能处——社区关系处来组织实施),其廉洁教育实践的效果也是最好的。多年来,香港廉政公署一直委托社会机构在全港市民中开展民意调查。最新一期调查是2007年进行的。本次调查在全港15岁至64岁的市民中进行抽样,共访问了1504人。下面几项数据充分说明了其廉洁教育的成效。对“公务员贪污”“完全不可以容忍”者占到73.7%,而“完全可以容忍”者只有0.3%。这次调查题目用0—10分来对“容忍度”进行分级,0分表示“完全不可以容忍”,10分则表示“完全可以容忍”,调查最后的总平均“容忍度”得分是0.9分,是相当好的分数。在“是否愿意举报贪污”上,72.5%的人表示“愿意”,“不愿意”者是8.8%;在“是否愿意在举报贪污时透露身份”上,71.2%的人表示“愿意”。这是否仅仅只是一个态度和愿望呢?从香港最近若干年的实际举报数据统计来看,确实有超过70%的举报是署名的。当然,市民积极参与举报腐败并敢于署名并不仅仅是教育的贡献,制度也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其次是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1993年成立)的例子。这是一个国际性的反腐败民间组织。该组织始终不渝地在全球推广其有关“透明”和“廉洁”的理念(并开发了很多反腐败工具),这些本身就属于廉政文化的范畴。另外,最近几年来,透明国际在全球积极推广青少年廉洁教育项目(Youth Integrity Program),在不少国家都有实践,也很有成效。

  第三是自2005年12月14日起生效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例子。该公约正式把开展廉洁教育和宣传作为对缔约国的基本要求:“各缔约国均应……开展有助于不容忍腐败的公众宣传活动,以及包括中小学和大学课程在内的公共教育方案……”

  第四,清华大学从2005年开设廉洁教育课程,作为几百门上千门选修课之一,在激烈的选课、吸引学生的竞争中还是受到了一些研究生和大学生的欢迎。从课前、课后的评估问卷调查来看,选课学生在廉洁认知、态度等方面都发生了显著的、可喜的变化。无论是香港的长期实践,还是国际最新趋势,以及国内的局部实践,都说明廉政文化建设是极其重要的,而不是可有可无的、无关紧要的。

  从我国的实际情况来看,大力、持久开展廉政文化建设尤为迫在眉睫。一方面是不廉洁文化、腐败文化已经形成一定的气候,对腐败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正气难以弘扬和伸张。从媒体报道的有关夏一松和刘朝文等案例所反映出来的“官场生态”(一种很不健康的廉政文化状态)就着实堪忧。另一方面是一直存在的有关要不要加强廉政文化建设的争论以及实际建设效果不佳的问题。所以,关键的问题不是要不要开展廉政文化建设的问题,而是如何解决廉政文化建设的可持续发展以及切实提高其有效性的问题。香港如果没有卓有成效的具体工作,廉洁教育最终也不会真正起到反腐败战略支柱的作用。

  要切实提高廉政文化建设的有效性,就至少要做到以下几点:第一,把廉政文化建设列入反腐败的正式战略,并恰当地定位其在反腐败总体战略中的功能。第二,要有专门的政府机构组织实施,并不断提高该机构的专业性和专业能力。第三,要按照教育规律办事,要把廉政文化建设当做一项专业工作来做,而不能简单套用政治宣传活动的模式。要大力开发廉洁教育的产品和服务,不断丰富廉洁教育的教材和内容,创新廉洁教育的载体和方法。第四,要有充分的人力、财力资源保障。第五,要有一套科学的工具来定期评估廉政文化建设的具体成效,并通过评估反馈来改进实际的建设工作。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