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心组频道 > 正文

在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

2008/4/15 9:29:40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熊辉] [编辑:刘纯]

  高校系统的教师在教学科研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是高校社会科学战线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就是要自觉地用马克思主义统领哲学社会科学、指导自己的教学科研工作。本人结合教学科研的实践,发表一点粗浅的看法。
  
  首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要端正学风,理论联系实践,坚持反对各种形式的教条主义。
  
  在当前我国的社会科学教学研究中,教条主义仍然非常盛行,并且主要采取了两种基本形式: 第一种形式:文本崇拜。在我国的社会科学教学研究中,老式的、那种把马克思主义的条条本本当做万应不变的良方的教条主义被从大门驱逐出去以后,现今已改头换面,在“凸现学术性”的堂而皇之的名义下并以“文本崇拜”的形式从后门又登堂入室。近年来,一些学者主张“政治淡出,学术凸现”。认为,学术研究只有割断与政治的关联才能真正具有学术性、才能成为真正的学问。例如,在近年来的社会科学教学研究中,一些人为了避免与政治有任何勾联,为了使自己的教学研究具有所谓的“学术性”,极力回避现实生活、现实问题而醉心于文本研究。于是,“回到马克思”、“回到文本”成为近年来马克思主义教学研究中盛极一时的流行口号,并被一些人奉为马克思主义教学研究的基本思路。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的教学研究,当然必须以准确、全面地理解马克思主义经典文本为基础。但是,如果像“文本崇拜”那样把“回到文本”视为马克思主义教学研究的基本思路,即认为马克思主义教学研究就是研究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文本,从而痴迷于文本而无视中国的当前现实,那就完全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精神。马克思、恩格斯是通过研究谁的文本而创立马克思主义的吗?列宁、毛泽东、邓小平是因为研究了文本才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吗?都不是!这些划时代的体系的真正的内容都是由于产生这些体系的那个时期的实践需要而形成起来的。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就在于它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结果只醉心于文本而无视时代和现实实践的需要、对现实生活中的重要大理论和实际问题漠不关心,我们的整个社会科学教学研究都会走入死胡同。第二种形式:对洋教条的迷信。当前在社会科学研究中要反对两种迷信、两种教条主义,并尤要反对新式的教条主义即对洋教条的迷信。对洋教条的迷信,就是把一些西方思想家的理论奉为教条。对洋教条的迷信,实际上是那种认为马克思主义已经不灵了、过时了、因而应该用一些现代西方思想家的理论取而代之的、赤裸裸地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思潮。这种对洋教条的迷信,我们在教学科研中当然应该坚决予以反对。近年来对洋教条的迷信,其具体表现形式主要有以下三种:
  
  一是以西解马,即用西方思想家的概念或理论来解读和阐释马克思主义。比如说,“以海解马”,即以海德格尔来解读马克思。这种形式的洋教条迷信,有人美其名曰为马克思主义研究中的“中介式方法”,它无非是说,我们以往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是成问题的,现在我们应该通过现代西方思想家这个中介来理解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显然,以“西解马”这种洋教条迷信实际上从根本上否定了以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甚至完全否定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合法性。
  
  二是以西评马,即依据西方思想家的观点来评判马克思主义。近些年来,在对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在对马克思主义的评价上,一些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人常常以某些西方思想家之是非为是非,而很少对这些西方思想家的是非观作具体的分析。一些有这类洋教条迷信的人常常因为马克思的思想受到某些西方思想家的肯定而喜不自胜,好似一条穷汉突然攀上一门富亲戚而顿感脸上流光溢彩。他们甚至忘记了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和价值要靠现代西方思想家来担保的话,那么,马克思主义早就被扼杀于襁褓之中,因为从其诞生之日起马克思主义就一直受到现代西方思想界各个流派的诘难和挑战。正是在与现代西方思想家们的论战中,而不是在他们的喝彩声中,马克思主义逐渐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的传播,并显示出了非凡的理论生命力。
  
  马克思主义研究中的这种种洋教条迷信,虽然与那些赤裸地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思潮略有不同,但它们的前提仍然还是各种现代西方思想要比马克思主义高明,其结果同样会使人们动摇和放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因为:教条主义本身就是背离马克思主义的,教条主义者本来就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教条主义者表面上为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所折服,把马克思主义当作万应不变的良方,但一旦从马克思主义的本本上找不到解决问题的现成答案或运用现代的答案不能完全解决新的实践中出现的新问题,就会要么指责人们的实践偏离了马克思主义,要么认为马克思主义“没用了”、“过时了”。可见,教条主义不仅会使人们思想僵化,导致用思想剪裁实际,从而会窒息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所以,在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中,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就必须坚持反对和破除各种形式的教条主义。
  
  其次,在教学科研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就要摆正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三者之间的关系.
  
  当代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到底应该以什么为指导?从最根本的意义上来说,惟一正确的答案应当是为了促进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或服务于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各种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思潮,不管它是采取“真理多元论”的形式,还是采取“过时论”或“取消论”的形式,基本上都是围绕着马克思主义、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这三者的关系来做文章的。其实他们也并不是主张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不要任何理论的指导,而只不过是想以别的思想或理论来取代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但是,除了马克思主义以外,没有一种思想或理论能够担当起指导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使其有效地服务于中国现代建设的重任。
  
  首先,中国传统文化不能够担当起这种责任。中国传统文化虽然包含着对于当代中国社会发展和现代化建设极有价值的丰富思想资源,但从总体上看,它连对解决中国传统社会的发展问题都无能为力,又怎么能够指导整个当代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有效地服务于中国现代化建设呢?再说,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绵延数千年,其间曾产生过许多不同的派别、学说和观点。那么,到底应以哪一家、哪一派的学说为指导呢?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以儒家学说为指导,行吗?我想,如果儒家学说果真具有这般神威,那么,中国就一定会先于西方发达国家数百年而实现现代化、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现代化国家,从而近代先进的中国人也就完全没有必要千辛万苦地向西方国家寻求真理,也不会有后来生机勃勃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运动,更不会出现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是否应该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这样一个需要我们在这里讨论的问题了。
  
  其次,西方文化也不能担当起指导当代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使其有效地服务于中国现代化建设的重任。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情形一样,西方文化在其长期发展过程中也曾产生过数不清的大相径庭、甚至相互反对的流派和理论。抽象地谈论以西方文化为指导,那只会使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无所适从。产生和发展于西方社会中的各种思想和理论,都有其特定的社会历史背景,并且都是与不同时期西方社会发展的特定需要相适应的。其中,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前的西方各种社会政治思想,它们不仅与各民族的特定社会生活相联系,而且其本身还有着早已为马克思所深刻揭露过的各种理论缺陷。如果有人竟要以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前的某种西方思想来取代马克思主义在当代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中的指导地位,那无疑是想在理论上开倒车。至于西方社会与当代中国社会之间的巨大差异来说,就足以断定不能用它们来指导当代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例如,现在有些人极为推崇西方的后现代主义,是西方社会中现代性片面发展并招致各种严重社会问题的一种理论上的回应,它声言要“解构”的很多东西,比如说科技理性等,恰好就是当代中国社会在实现现代化的过程中需要大力宏扬的东西。所以,与声称要解构这、解构那的后现代主义一样,其他各种现代西方思想也都不能担当起指导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的重任。
  
  无论是中国传统思想还是西方思想,都不能指导当代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完成它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只有既包容着西方文化发展的积极成果、同时又充分吸纳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才能真正担当起指导当代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的重任,也只有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才能真正有效地促进当代中国社会的发展和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