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心组频道 > 正文

从事科研工作的几点体会

2008/4/10 10:33:02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唐贤清] [编辑:刘纯]

  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及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提出的重大战略思想。作为一个语言文字工作者,通过这段时间的系统学习,认为科学发展观与和谐发展理论是我们进行语言教学研究的指路明灯。在科学发展观思想的指引下,近年来,我在汉语语法学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出版了专著2部,参编10部,发表学术论文40余篇,主持省部级以上课题7项,获省部级以上奖励5项,所著《〈朱子语类〉副词研究》被评为全国优秀博士论文,这是湖南省人文社会科学领域零的突破,前两天第四届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公示,我获得二等奖。现根据我从事语言研究的具体情况,特向领导和同志们汇报以下思想:
  
  一、在科研工作中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为构建创新型语言学而奋斗
  
  我们认为,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就应该构建创新型的语言学。这种语言学至少应该包括四方面的内涵:
  
  1、中国特色。
  
  中国特色可以表现在研究对象、研究方法、研究手段以及思维方式上。中国特色语言学,可以汉语为基点,涵盖多种语言,甚至是所有的语言。我们的做法是:在对汉语和与汉语同一语系的诸语言对比研究的基础上,探索汉语的真正的特点。我的中国社科院语言所博士后出站报告“东汉三国佛教文献与中土文献副词比较研究”,不仅充分描写佛教文献中的特殊副词,同时应用汉语方言与少数民族语言及其他语言研究的成果,对产生这些现象的原因进行深入的分析,社科院的不少专家认为,它突出了汉语的特色,很有理论价值。
  
  2、自主创新。
  
  创新型语言学的本质特点是自主创新。有人提出要与国外语言学“接轨”,所谓“接轨”,无非两种可能,一是我们没有轨,把人家的轨接过来。二是改我们的轨,与别人接上,走人家的路。这还谈得上什么自主创新呢?无论是自然科学研究还是社会科学研究,其研究质量的决定因素都是创新。我们在完成一个项目之后,总要反思:发现了什么新问题,挖掘了什么新材料,采集了什么新数据,提出了什么新观点,采用了什么新方法,构建了什么新理论。我的《朱子语类副词研究》,能够被评为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最大的特点就是有所创新。北京大学中文系副主任、博士生导师朱庆之教授评论说:“论文从大量第一手资料中探讨副词发展演变的规律,提出了不少有价值的观点,相信会对汉语词汇史和汉语语法史的研究有切实的帮助。总体上看,这是一篇研究《朱子语类》副词的有系统的集大成之作,是迄今为止有关这个专题的最重要的著作,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堪称优秀。”又说:“《朱子语类副词研究》极有学术价值,既填补了《朱子语类》语法研究、尤其是副词研究的不足,也填补了近代汉语专书语法研究的空白,很有意义。”2004年10月11日上海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张谊生教授来信说:“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等待你的作品问世,以期先睹为快。现在好了,你的不少成果我可以借鉴和利用了,你的一些研究方法我也可以学习了。这是国内第一本副词研究专著。”
  
  3、继承传统。
  
  建立创新型语言学必须重视继承传统。除了少数新兴边缘学科,多数人文社会学科都有一个继承和借鉴的问题。没有昨天,怎么会有今天?继承当然是只继承优良的传统。研究汉语可继承的传统之一是朴学,我们认为就是重事实,讲证据,忌孤证,不掩瑕,实事求是。还有一个继承借鉴别人研究成果的问题,不能将别人的成果据为己有,应该注明出处。
  
  4、学术争鸣。
  
  建立中国创新型语言学,离不开不同学派的争鸣,有争鸣才易于推动学术进步。我们主张地无分南北,派无分京海,学无分欧美俄,年无分老中青,人无分中外,法无分新旧,只要他以振兴中华、繁荣学术为己任,都可以争论。我的《朱子语类副词研究》出版后,引起了学界的一些争论,浙江大学有位博士给《古汉语研究》杂志投稿,同我争鸣,我给他回了信,两个意思:一是欢迎争论;二是修改后论文一定给发表。今年的近代汉语国际研讨会上,张谊生教授有篇与我这本书争论的论文,结果会上同中国社科院语言所的吴福祥研究员争论了很久,当时我在另一个组主持会议,没有参与,但是事后我请求张先生将论文交给《古汉语研究》发表。
  
  二、以和谐发展理论为指导,为服务湖南经济社会出力
  
  如何将和谐发展理念融入语言研究,使其发挥应有的作用,是一个崭新的课题,经常引起我的深入思考和探索。我主要注意了以下方面:
  
  1、咬住青山不放松,力争湖南的语言研究多出精品。
  
  从学生时代第一篇获奖论文算起,我致力于汉语副词研究已有21年,从本科、硕士博士、博士后,我的毕业论文都是关于汉语副词研究的,我们从甲骨文到现代汉语的副词演变,汉语方言、少数民族语言及其他语言的副词研究,汉语副词的信息化处理等各个角度对汉语副词进行研究,这一研究还将持续5到10年,希望这样的研究能够形成湖南语言研究的又一特色。
  
  2、自觉注意少数民族语言研究,增进民族和谐。
  
  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除回、满通用汉语外,其余53个民族都有自己单独的语言。我国19个少数民族有自己的文字,如蒙古、藏、维吾尔、朝鲜、苗等民族。1956年开始,我国帮助10个少数民族创制了14种拼音文字,如壮文、苗文等。湖南是一个少数民族较多的省份,研究少数民族语言,不仅具有语言学的价值,对于促进民族融合,构建和谐社会,更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我从撰写博士后出站报告开始,就用了很大的精力用于少数民族语言的副词研究,这对于从类型学的角度研究世界语言的共性与汉语副词的个性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3、研究面向中文信息处理的汉语副词,促进社会的信息化
  
  湖南在信息化方面曾经走在全国的前列(国防科技大学、中南大学)。信息化是我国加快实现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必然选择。语言文字信息化是信息化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推进语言文字的信息化,是发展先进生产力的重要举措。前年,我立项了一个省社科基金项目,“面向中文信息处理的汉语副词研究”,就信息处理过程中副词出现的问题进行系统研究,现在即将结题,并将有专著出版。总之,以上成绩的取得,是党多年培养的结果,也是领导和同行关心的结果。通过这次研讨班的学习,更将促进我以加倍的激情,为繁荣湖南的学术研究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系湖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博导、教授) 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