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中心组频道 > 正文

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的教学

2008/4/9 16:26:00 [稿源:红网综合] [作者:彭平] [编辑:刘纯]

  《中央宣传部、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高等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意见》将《中国近现代史纲要》列入大学本科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体系中。在这个意见中明确指出:“开展中国近现代史的教育,帮助学生了解国史、国情,深刻领会历史和人民是怎样选择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这就规定了《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这门课程在高校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理论课体系中的地位。

       刘云山同志在全国高校哲学社会科学教学科研骨干研修班开班式上的讲话中要求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的教师要在巩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中发挥重要作用。他指出:“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要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分析各种社会现象和社会思潮,自觉抵制各种否定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观点。要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统一于教学和科研的实践中,用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统一思想,指导行动。”作为对大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的一门新课程,《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的教学毫无疑问也必须坚持用发展中的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可能有人认为,思想政治理论课本身就是姓“马”,教的就是马克思主义,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我们的教学是当然的,不成其为问题。其实不然,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内容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这是不错的。但如何把这些理论全面地、准确地传授给学生,这也存在着世界观、方法论的问题,换句话来说,就是是否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来认识马克思主义、把握马克思主义、传授马克思主义的问题。特别是《中国近现代史纲要》作为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体系中的新成员,是否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历史观、认识论和方法论来认识中国近现代社会,决定着这门课程的任务和目的能否达到。
  
  首先,在《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的教学中,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

      《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是用中国近现代历史知识对大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既是指导我们教学的重要原则,也是我们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的重要内容。因此,在《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的教学过程中,面临的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用什么样的历史观来指导我们的教学。在中国近现代史学科研究中,目前客观上存在着“革命史观”和“文化史观”、“现代化史观”的争辩。尽管这种争辩是在学术探讨的范围内,然而这一问题涉及到如何把握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问题,也涉及到如何客观把握中国近现代历史发展的本质问题。有一种观点认为,革命作为一种暴力对社会秩序会造成极大的破坏,这种观点认为辛亥革命是不必要的,甚至有人还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必要性都表示怀疑。这种观点是十分错误的。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的发展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相互矛盾运动的结果,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发展,社会就前进,就发展,反之社会就不可能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形成社会变革的社会要求。革命和改革都是社会变革的方式,具体到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是采用革命的方式还是采用改革的方式来解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要看当时当地的历史条件而定。历史已经证明,中国近现代的社会基本矛盾只能用革命的方式来解决,因此,那种“告别革命”的观点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
  
  其次,在《中国近现代史纲要》的教学中,应该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认识和估价中国
  
  近现代的社会性质以及帝国主义侵略对中国近现代社会发展的影响。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决定事物性质的是这个事物内部的主要矛盾,决定一个社会性质的是这个社会的主要矛盾,正是根据这一原理,毛泽东指出中国近代社会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我国近现代史学界也一直以此作为对中国近现代(1840-1949)社会性质的判定。当然,对于中国近现代社会性质的论断在学术上进行讨论是非常有必要的,对于正确认识中国近现代社会的国情特点是有帮助的。目前有一种观点认为西方资本主义侵略对中国社会发展有功无过,这种观点不是从帝国主义侵略导致中国社会沦为半殖民地来立论,而是从西方殖民侵略给中国带来了西方文明来立论。勿庸讳言,伴随着西方资本主义对中国的侵略,西方近代文明也进入中国,这也导致了中国最早的近代资本主义的产生。资本主义在全球扩张带来的这种后果,马克思早在《共产党宣言》中就已经进行了肯定:“东印度和中国的市场、美洲的殖民化、对殖民地的贸易、交换手段和一般的商品的增加,使商业、航海业和工业空前高涨,因而使正在崩溃的封建社会内部的革命因素迅速发展。”然而,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西方资本主义对中国的侵略也使中国在政治上丧失国家主权、在经济上受制于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并对中国正在产生的民族资本主义产生严重的阻碍作用。在我们认识中国近现代社会性质时,这是应该特别注意的。那种美化西方资本主义侵略的观点是非常有害的,这种观点引申的一个结论将是否认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革命的历史必然性。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中国近现代史的教学还应该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新的成果,并用这些新的研究成果来指导我们的科研和教学。近年来,理论界和史学界对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世界历史”理论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并非常有新意的研究。人们发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世界历史”理论对我们研究资本主义的发展历史、民族主义国家的现代化问题以及世界正面临的“全球化”趋势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启发意义。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论述“世界历史”理论时指出的很多观点现在似乎成为了现实:如他们认为,人类社会由民族的、地域的隔绝和孤立的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换是因为商品和资本运动的必然结果;资本乃是推动全球化形成的动力源;在“世界历史”的范畴内,不仅在物质生产方面“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相互往来和各方面的相互依赖所替代”,而且“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这些对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新的成果对于我们认识中国近现代所面临的国际环境和时代特征有非常重要的启示作用。所以《中国近现代史纲要>>教材编写的首席专家之一沙健孙教授指出:“要注意以世界历史的眼光审视中国近现代史,注意联系时代特征、国际格局和世界大势论说中国问题”。用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历史”理论来论说中国问题,更能使我们对中国近现代的对外开放、文化启蒙、革命改革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另外,我还想就高校教学科研骨干研修班的这种形式提一点建议。这种形式对于提高高校教师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和综合素质应该说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据我所知,很多高校教师很少有机会集中一段时间来进行理论学习,有许多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教学几十年,很少有机会到外面学习。很多教师都表示希望有这样的机会来学习。所以希望这种研修班能够坚持下去,真正办出实效。我建议:第一,学习内容可以更有针对性一些,应该针对高校教师科研和教学中面临的一些理论问题进行一些探讨,为了使这种学习更有效果,可以使每一期的参加者的学术背景更集中一些,还可以采取举办“青年骨干教师研修班”、“中年骨干教师研修班”的形式,使教学更有针对性和实效性。第二,希望今后的研修能够让高校教师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实际。据我所知,我省很多高校的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虽然在课堂上要求学生理论联系实际,要求学生了解社会现实,但教师本人由于经费、时间、精力等方面的限制,很少有接触实际的机会。如果能在研修期间安排一些到本省的企业、农村、社区、学校和革命老区的考察和访问,应该是大有裨益的。如上海浦东干部学院在干部培训中在上海造船厂、上海产权交易所、上海新天地公司等企业建立实践教学基地,把学员拉到这些地方进行现场教学,取得了较好的效果,而且花钱也不是很多。

         (作者系中南大学政治行政学院教授)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